当前位置:
欢乐棋牌
> 教育新闻 > 媒体聚焦

学生减负,不是简单地减作业

发布日期:2019-02-18 字体:[ ]

(山东商报2019年2月18日 记者 杨芳)到底是教育“抢跑”催生了繁荣的校外辅导市场,还是校外辅导“超前引导”了教育“抢跑”现象?

  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重的问题,在省两会上持续引发关注。去年年初起,全国范围内开始整治校外辅导班,年底前提出了减负“30条”,无不是在向学生课业负担“宣战”。

  然而,一些现象仍旧让人疑惑:为什么现在学习成绩好的学生与成绩一般的学生,都会报课外辅导班?为什么学习压力已经很大、连觉都睡不够的他们,还在说自己“喜欢上”辅导班?

  中小学教育“剧场效应”显现 家长焦虑报辅导班“抢跑”

  省政协委员、济南西城实验中学校长陆彩霞,今年关注的仍旧是学生减负问题,尤其是教育“抢跑”现象。“教育‘抢跑’现象太普遍、太严重,建议关停功利性的关于升学的课外辅导机构。凡是与升学挂钩的、抢跑的、与学校同步的,我认为都应该关停;研究性学习的、基于孩子兴趣办的班,只要符合政府的要求,可以创办。”

  “现在的孩子,还没上高中呢,在初中就把高中的课程弄一顿,搅乱了我们正常的教育。”陆彩霞告诉记者,目前教育的“剧场效应”显现,越来越多的家长陷入焦虑,越来越没有“规则”。

  什么是剧场效应?就是大家都坐在剧场里看演出,前排有人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,站了起来。后面的人抗议无效,剧场管理员制止也无效,于是,后面的观众只好也站了起来。最终,剧场里的每一个人都站了起来。

  演变到最后,所有人不但站了起来,而且大家都站在了椅子上。其实人们看到的演出内容以及效果和坐着完全一样,却比正常坐着累了很多。观众的尴尬在于,都知道这样累,却谁也不能坐下来,因为谁坐下来谁吃亏。

  “现在的中小学教育,‘剧场效应’已经非常明显。不管是孩子、家长,还是学校,都没有了幸福感。”陆彩霞说。

  校外辅导班大行其道 是因校内课程没满足家长需求

  “谈到辅导班,大学生为什么没有课外辅导班?他们不需要吗?我想不是的,他们要想找好的工作,要考研,大学期间要有好的研究成果,也是需要‘辅导’的。”省政协委员、山东大学物理学院教授解士杰说道。

  16日上午,小组分组讨论完后,陆彩霞专门到解教授的房间,进一步请教。“之所以大学这个阶段没有辅导班,一个可能的原因:大学还是有一定的教学能力和教学环境,可以满足学生的需求。”

  解士杰说,目前中小学生课业负担压力过大,不仅是由升学造成的,还可能是资源配置过少。“如果学校提供充足的资源,可能就不会有课外辅导了。”

  对于这一点,省政协委员、山东艺术学院艺术管理学院艺术系主任王伟,也有同感。“为什么现在学习成绩好的学生与成绩一般的学生,都会报课外辅导班?成绩好的学生认为,仅靠自己在学校学到的知识并不容易取得理想成绩,辅导班能帮助自己迅速提高成绩;成绩一般的学生认为,在学校没学会的知识,辅导班可以帮自己重新消化吸收一遍。”

  “这不禁让人对学校教育教学质量提出疑问:学校与老师为什么不能满足各类学生的不同学习要求?”王伟说,由此带来更匪夷所思的恶果是:学校任课教师在上课时讲得飞快,不费力气,因为他们知道班里的学生都上过辅导班提前学过了,老师不用再按部就班地细致讲解学习内容,这导致学生更加依赖校外辅导,从而形成恶性循环。

  花大力气提高学校教学质量 将校外辅导纳入延时服务

   “之所以现在家长都把孩子送去辅导班学文化课,我们还要考虑一个问题,就是中小学校提供的配置是否满足需求?家长是否认可?”陆彩霞说。

  从另一个角度,陆彩霞和解士杰均认为,如今这么多课外辅导班,尤其是升学类、衔接类、同步类的辅导班的存在,是在打学校的“脸”。

  和大学的配置相比,很显然,基础教育的配置如今满足不了需求。“既然孩子有补课的需要,可不可以纳入学校的延时服务?可不可以周末到学校补?”陆彩霞说,当然这需要政府部门统筹考虑纳入政府购买服务。

  王伟也有类似建议。“要减少家长和学生对校外培训机构的需求,必须要从学校教育教学环节抓起,花大力气提高学校教学质量; 也应该制定有效措施,激励任课教师积极参与在校内对学生的课后辅导工作。”

  “学校提供了这些,校外辅导就会没有生存空间。”陆彩霞说,初中三年的课,现在两年就学完了;高中三年的课,基本也是两年就学完,就剩下最后一年“推磨”。三年的课或者两年半的课压缩到了两年,而学时又没有增加,科目还那么多,学生不累才怪。

  “大学可以再紧一些,但是基础教育的弹簧,现在已经到底了。”解士杰说道。

  布置什么样的作业更合适 才是减负的核心

  “减负不是简单地减作业。”陆彩霞和解士杰认为,减负是真正意义上的提质增效,是为社会培养合格的人才。

  “课外作业是课堂教学的重要补充,但不是简单的延伸。”解士杰说,如果作业减少后,直接的结果是让孩子多了玩电子游戏的时间或者直接推向了辅导班,这就违背了“减负”的初衷和本意。

  “那么,布置什么样的作业更合适?这应该是减负的核心,不应该简单地从‘本本到本本’。”解士杰说,在美国有很多学校,每学期都会布置作业,让孩子一个学期完成。一学期结束的时候,学校会给每个孩子一平方米左右的展示台,你可以拿任何作品来展示。

  “有的孩子就是小制作;有的孩子就带来一瓶液氮、金属片、陶瓷片、纸片,做了液氮实验;有的孩子带来了家附近所有河流里的水,每条河里的水都装了一瓶,家长可来参观。”解士杰说,这些作业好就好在它能激发孩子们的兴趣。

  “做到课外与课堂的互补,只有这样,才能帮助孩子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。”解士杰说。

  对于学习类辅导班 孩子并非真的喜欢

其实,大家经常能看到背着书包的孩子,在假期、周末奔波于各种学习类辅导班。有的时候,坐在家长电动车后面的他们,还在打着哈欠。

  但你如果问他们愿上学习类的辅导班吗?他们也会说“愿上”。“不累吗?”“累啊!可大家都在上。”

  “孩子们说喜欢上学习类辅导班,应该不是真正的喜欢,还是剧场效应导致的焦虑在作怪。”陆彩霞说,孩子们做同类题,做三遍和做三十遍的效果肯定不一样。“但是,有意义吗?在思维最活跃的时候、最富有创造性的时候重复‘推磨’,真的应该叫停了。”

  陆彩霞认为,学校现在也挺无奈。“家长都在分分分,学校也只能分分分。剧场效应下,大家都不好过。”


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分享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
欢乐棋牌